原标题:鬼故事:表演

“啊!救命。万青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。她绝望地呼吸着空气,汗水顺着她美丽的脸庞流下。她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,白皙冰冷的双手抓住枕头。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。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同一个梦惊醒。她不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的,更不用说什么时候结束了。梦里长发朝她飞来,紧紧地裹着她,眼睛里长满了头发。她总是在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醒来,这次也不例外。

万青是一家歌厅的女服务员。有些人也叫她台湾小姐。她的工作性质是:只要钱到位,什么都不重要。万青看了看她的手表。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她松了一口气,习惯于洗漱和化妆,因为夜晚是她的世界。

到达歌厅后不久,店主的妻子来看她,说有客人要她,她住在华郝跃苑的私人房间里。万青妩媚妩媚的扭着她的大屁股走向房间。推开门,她看见一个戴眼镜的漂亮女人。她穿着一件紧身黑色蕾丝连衣裙,双手抱在胸前,一双美丽的腿自然地斜靠在一起,脚踝上有一串闪闪发光的脚踝,脚上有一对红色的仇恨天空。全身散发出高贵优雅的气息。美女。美丽无法形容。万青似乎总觉得她在什么地方见过他,但她记不起来了。

“别楞着,过来坐下。”这个声音微弱而遥远。它像大自然的声音一样飘渺。就连女人万青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佩服它。“哦,你问我了。我们今天唱什么歌?”万青扭动着腰肢,坐在美丽的女人旁边。真奇怪。它每天都在发生。今天要特别得多。所有男人都在找一位年轻的女士陪他们。今天,一个美丽的女人来了。不管他是男是女,只要给钱。“我今天没来和你一起唱歌。我和你有关系。钱不是问题。”美丽的女人一边说一边微微抬起下巴,她的嘴对着万青微笑。万青透过彼此的眼镜感到一阵寒意。冰太冷了,她忍不住发抖。她甚至觉得对方笑得很奇怪。我一定是疯了。我最近一定对我的噩梦有妄想症。万青想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万青调整了一下情绪,对美丽的女人说。“这很简单。你勾引我丈夫然后做爱。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!”“呵呵,我没听错,你让我勾引你丈夫,你疯了吗?”万青觉得这是一场闹剧,太荒谬了。“应该是我前夫才对。我要那个女人把他像垃圾一样赶出去。”她似乎在嚼着冰,用冰说话,让人觉得冷。“哦?”这一幕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,一个熟悉的过程。“他是谁,他在哪里工作,我如何接近他,之后我会得到多少报酬?”万青想,不管怎样,有钱是好事。“他是T公司的副总裁,他的女人是这家公司老板的女儿,我只想得到你们在一起的证据,一切都由你决定。哦,对了,对了,他每个周末都喜欢去血腥情人酒吧。我只能在这里帮你。之后,这是你的事,完成后,我给你10万元。"万青的心紧紧地喘着气,是他吗?"这是他的照片,看看。“哦,我的上帝!真的是他。难怪这个漂亮的女人看起来面熟。事实证明,他们已经清楚地相互处理了。那时,她在扮演抓情妇的角色,但不同的是雇主从那个男人变成了这个女人。

记忆之门突然打开了。

一年前是夏天,天气很热。万青无聊地坐在歌厅的沙发上。这些天客人不多。她已经几天没赚钱了。“万青,过来。”老板娘那高八度的声音穿过万青的耳膜。她笑了,一定是客人,今天一定要敲他。她扭动着迷人的蜂腰,一步一步地走向老板娘。“姐,客人的身份是什么?”“嗯,在满月的房间里,看着应该是个有钱的主,很帅,快走吧!啊!当你得到它的时候,不要忘记你的姐姐!”“别担心,你是不可或缺的。”

万青推开私人房间的门,看见一个英俊的男人,穿着考究,品牌著名。他正小心翼翼地用眼镜布擦拭他的金边眼镜。“坐下。我今天不是来唱歌的。我想和你谈谈生意。”那人边戴眼镜边说。“哈哈,先生,你不是来谈生意的,是有血有肉的生意吗?”万青坐在男人的腿上,小手不安地摸着他留着胡茬的脸。“别误会,我只是请你帮我表演一出戏。”这个人用手玩弄万青的头发,并把它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。“哦?玩吗?”“是的,只要你玩得好,就会有一大笔钱,我想你忙了一年多了。怎么样?”“如果你有钱,你可以说任何话。告诉我,有什么阴谋?”万青从男人身边站起来,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点燃一支烟,吐了一个烟圈。“很简单,想让你去参加一个女人的生日聚会,说她勾引了你丈夫。这些是一些照片。只要那天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它们送出去,对她说些尴尬的话,让她走,你就完了。这是5万美元。先拿着它,剩下的会很值钱。”那个男人把双臂平放在沙发靠背上,翘起二郎腿,充满自信地看着她。万青拿起茶几上的照片。它们是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深情照片。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在床上。“好吧,成交,时间和地点。”万青把照片拿到手,说道。然后他很快就把5万元放进了包里。"哈,好吧,我过会儿把它发到你的手机上."

展开全文

万青盛装参加所谓的生日聚会,看到了照片中的美丽女子。她穿着一件黑色镶钻晚礼服,后背漏水,有一双红色的恐高鞋,雪白的脚踝上戴着闪闪发光的脚镯。一只手里,她拿着一个玻璃杯,和谁说话。万青看见那个男人向她眨眨眼,拿着一支箭冲到美丽女人面前。一杯酒泼在她的脸上。“你这个婊子,你勾引了我的男人,还在这里假装成圣人。你是个婊子。今天,我将向每个人展示你的真面目。你是一只狐狸,你被召唤来引诱我的男人。”此时,她扑向那个美丽的女人打了一架。一个英俊、衣着考究的男人把她拉到一边,喊道:“你是谁,来这里撒野,你信不信我会报警逮捕你?”“报警,好,报警!我正准备让警察来判断。她勾引了我的男人。这样一只狐狸应该被逮捕还是判刑?”万青拿出包里的照片,把它们撒向天空。如果大酒店下雨,每个人都会捡起来,看看他们不想看的东西。“原来盈盈和别人有染,”大家都大声说话,什么都说了。“盈盈,为什么,你为什么背叛我,我好爱你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英俊的男孩疯狂地把照片拿给盈盈,然后扑到她的脸上。盈盈像个傻瓜。她默默地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这些照片。她摇摇头,泪流满面,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:“不,不,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客人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,聚会结束了。万青也利用混乱离开了错误的地方。第二天,万青得到了丰厚的奖励。至于那个漂亮的女人怎么样,她一点也不在乎。

面对这个美丽的女人,万青心想,“她没认出我吗?”她在脑海中画了无数个问号。“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?”万青平静地问道。"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能力的女演员。"“哦?你怎么说?”“不要问太多问题。你到底想不想要?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。我认为许多人会愿意这样做。”“我要了。”一想到10万元,万青就豁出去了。美丽的女人起身,带着奇怪的微笑离开了。

万青把假期告诉了店主的妻子后回到了家。她需要考虑做什么。如果他现在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,他肯定会感到警惕和厌恶。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自己。他该怎么办?她突然想到,我的一个专门卖春药粉的朋友可以在他的杯子里放一点,做一点伪装。例如假发、美丽的眼睛等。是的,就是这样。他一定是在那个昏暗的酒吧里被愚弄了。

万青准备充分。周末,她来到血腥情人酒吧,从远处看到了她的目标。万青扭着腰慢慢走向他,想象着10万元摊在床上的情景。哈哈!太好了。

万青没有直接来找那个男人,她只是在附近观察他的行动。当他喝得醉醺醺的时候,他悄悄地来到他身边。她点了两杯酒,把准备好的药丸放在其中一个杯子里,把药摇得均匀。她拍了拍那个醉醺醺的男人说,“嗨!我能请你喝一杯吗?”当这个男人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邀请他时,他自然不会多想,把它拿走,咽了下去。“当然,我很乐意。”他说,用手摸着万青的小下巴。万青娇笑着躲开,不时抛媚眼。

这种药在酒的催化下很快见效。那个男人抓住万青的胳膊,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你敢跟我走吗?”“怕你!”万青顺利地把他带到他已经安装好摄像机的酒店,一切都在意料之中。万青想,只要一切顺利,10万元就是我的了。

就在万青做梦的时候,一阵邪恶的风吹过房间,房间里的空气立刻降到冰点,仿佛呼出的气会冻结。“哈哈哈,终于你们都在一起了。今天是你的死期。”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闪现出一个阴郁、空洞、冰冷的女性声音。

万青和那个人同时瞪大惊恐的眼睛,寻找声音的来源。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连衣裙、站在红色天高帽子上的窈窕美女一点一点地走出墙外,脚踝闪着惨不忍睹的光芒。是她,雇佣她的女人。

“老公,你拍了假照片陷害我爬树,还雇了一位年轻女士说我勾引了她的老公。你不是人。你强迫我去死。我要你为你的生命付出代价,我要你回报我的生命。”“不,不,不关我的事。是他。都是他的错。”万青惊恐地大叫,尽可能快地把那个男人推到她面前。“天空,对不起,我没想到你会死,我只是想让你和我离婚。我不是人,盈盈,原谅我!”那人跪下乞求宽恕。“原谅你,你想美,你找一只鸡来羞辱我,你占据了我父亲的遗产,你以前还威胁要让我出轨,你强迫我活着。我会带你陪我。”

满天黑色长发从她头顶飞舞,像一群精神蛇,越来越远,一点一点地向万青它们飞去。万青记得她的梦。是的,做梦。在梦里,她被自己长长的黑发紧紧地裹着。就像现在一样,她的眼睛和嘴巴都长满了头发,好像她的身体也长满了头发。万青感到无法呼吸。每当这发生在她的梦里,她都会醒来。她真的希望那是一场梦,她会像往常一样醒来。

第二天,当服务员开门时,他发现了万青和那个人的尸体。尸体没有伤疤,旁边是一缕黑色长发。回到搜狐看更多

负责任的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