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鬼故事:凶狠的眼睛

刚满40岁的王庆莫名其妙地摔倒了,摔倒在地。躺在床上,唾液像一条小白蛇一样摸着她的嘴,她的头像一个破布袋一样耷拉在一边,甚至她的喉咙也像一块石头,没有声音,除了她的眼球,几乎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。她只能无奈地瞪大眼睛,感觉这比死亡更可怕。

突然,门砰的一声撞上了外面的两个人。汪晴调整了一下眼睛,看到丈夫正在和保姆接吻。

王清气得睁大了眼睛,抽泣着。她讨厌不能站起来撕毁这两个无耻的人,她讨厌自己连咬舌头的力气都没有。生活中最痛苦的事情被触动了,所以你不想死。一声罕见的喘息像箭一样刺入她的耳膜。她紧紧地闭上眼睛,防止眼泪流下来,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护自己最后的尊严...

最后喘息声以低沉的吼声结束了。良久,汪晴听到小保姆问,“你要我什么时候等?”

“这个,你看她就是这个样子,憋死也活不了几天,那你还怕我不嫁给你吗?……”

“真的!你没骗我?我可以告诉你,如果你敢欺骗我,看着你,我不是你妻子愚蠢到连你给她下药都不知道!”

“说什么?你不知道我爱谁吗?要不是你,我可能会瘫痪我的妻子。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一阵大笑之后,这两个人走出房间,顺手关掉了灯。汪晴在黑暗中刷地睁开眼睛,盯着黑暗的天花板。他的眼睛瞪出眼眶,在黑暗中发出罕见的光。

第二天,张玉发现王庆睁着眼睛死在床上。他震惊了,用手擦了擦她的眼睑。然而,眼睑没有动,他的眼睛仍然盯着他。他觉得眼睛看起来一点也没死,但却给了他一束让他害怕的光。他再也不敢独自面对她的身体了。他跑出去打了120。很快她的尸体被拉走了。

王庆的葬礼很简单,很少有人去。王青没有亲戚,她的朋友张玉也没有得到通知。张玉在葬礼上没有流泪。他期待这一天很久了。没有王庆,他将完全自由。至于那个做小保姆的农村女孩,他不想娶她,也不想逗朋友笑。

展开全文

葬礼结束后,他开车回家,想着如何摆脱这个小保姆,最好不带任何钱就甩掉她。很快他想到了一个计划。他拿起电话,给他最好的朋友打了电话。之后,朋友笑着挂了电话。他没有直接开车回家,而是在街上闲逛了将近四个小时。天快黑了,他突然加大油门,朝家走去。

当他到家时,他冲进卧室,看见他的好朋友躺在他的大床上,气喘吁吁。他立刻冲了过去,但那是错误的。他甚至没有时间阻止自己。他已经躺在他好朋友的身上了。然后他嘴里发出一声尖叫,然后一张大网扔在他们身上。

小保姆冷笑着看着他们,手里拿着一把尖刀,刀尖上闪着寒光。

张羽惊呆了,忘了反抗。傻了,他问,“小翠,你在干什么?放开我。”

小翠抿着鲜红的嘴唇,表情冰冷,刀手不时在张羽的脸上微微颤抖。

“放你走?......那你得求我了!”小翠奇怪地说。

“好...宝贝,我求求你,请让我们走!”

“我只是喜欢你的自卑。”小翠兴奋得脸都扭曲了。“不过,我不会让你走的,你会死的!”小保姆说“死”的时候咬牙切齿。

“不,宝贝,停下来,我们走。”

“放你走?放开你?”小保姆俯下身,用刀子轻轻地、慢慢地挠着他的脸,血蚯蚓露出了它的头。

“不!求求你,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,钱……”

“我不要钱,他妈的不能花钱!”小保姆奇怪地笑了笑,一道罕见的光闪过她的眼睛,这让张玉突然想起他死去的妻子,她的头发竖起来了。

“你...你是谁?”张女士颤着问,颤抖着。

“哈哈哈——”小保姆笑着放下手中的刀。两只手伸到他的脖子后面,使劲拽着她的皮肤。一双眼睛啪的一声掉了下来,正好打在张玉的鼻子上,吓得张玉哭了起来。然后她拿起刀子,慢慢地从他的脖子上划下来。无论她走到哪里,张玉都害怕得发抖。奶奶捂着嘴,祖奶奶大声喊道。

刀子直刺他的心脏。她突然发挥了她的力量。刀子直刺进了他心脏下面的肚子。然后她用力拔出刀子。血像喷泉一样涌出,喷到保姆脸上。保姆贪婪地伸出舌头往嘴唇上添血。她看起来像一个有着好血统的女鬼。

张玉拔出刀子时,身体剧烈地抽搐了一下。她眼里有一种绝望和无助的恐惧。她看起来像一个扮演羔羊角色的瘫痪妻子。最后,做还是死都不敢反抗。

很长一段时间,他醒了,看到小护士正在给刀里加血。她的脸被撕成碎片,挂在脖子上。应该是她的脸的地方是血腥的。应该是她的眼睛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两个黑洞。张羽很沮丧。他想再放松一下,但她的刀狠狠地刺了他一刀。他哼了一声,昏了过去。

当他再次醒来时,天空微微有些明亮。他看到面前的小保姆浑身是血,他的哥哥们都死了,冷冷地躺在地上。

他挣扎着坐起来,刚拿起小保姆手里的刀,门就被用力踢开了,然后几个拿着枪的警察冲了进来。

“别动。举起手来。”冲到前面的警察大声喊道。

张玉挥刀的手正要落下,但他突然看到一双眼睛从墙上伸出来,然后慢慢地走近一名警察。

张羽害怕地挥舞着刀子,想要割破那双罕见的眼睛。在他的刀挥出之前,一颗子弹猛地射进了他的胸膛。

当他的灵魂与身体分离时,他看到妻子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保姆身上,对着他微笑。回到搜狐看更多

负责任的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