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鬼故事:改变灵魂

秋风扫过落叶,地面金黄。

一辆报废的旧车停在一栋破旧的别墅前。王明跳下车,抱着一个手里拿着洋娃娃的4、5岁女孩。

“惠惠!这是我们未来的家。你喜欢吗?”王明轻轻地摸了摸女儿的头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呱,呱,呱……”他的话音刚落,天空中突然传来几声乌鸦的惨叫声。

惠惠立即用双臂紧紧地搂住父亲的脖子,颤抖着说:“恐怕,父亲。”

“不要害怕,这只是一个鸟叫。”王明说着,瞥了一眼天空。天空是灰色的。几朵乌云遮住了太阳。一种被压抑的恐惧在他心中滋长。他赶紧放下女儿,带她进了别墅。

这座别墅比这座别墅还要破旧。客厅的吊灯掉了一半。门打开时,刮风使它叮当作响。惠惠·惠紧紧地抓着父亲的手,嘎吱一声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。她不知道自己踩到了什么。她低头一看,发现那是一只死老鼠,被她压碎了。深红色的血溅到了她的脚上。

“爸爸……”惠惠惨叫了一声,抱住了王明的腿,王明低头看见那只被践踏的分裂老鼠,头一摸,连忙把她抱在怀里。

通往楼上的楼梯仍然完整,但是吱吱嘎嘎的声音非常谨慎。王明抱着女儿上楼了。卧室的情况甚至更糟。老鼠在床上筑巢。几只没有长发的老鼠吱吱叫着。没等惠惠辉尖叫起来,王明就把女儿的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爸爸...这里有很多老鼠,我不想住在这里...恐怕……”惠惠哭着说,她的手紧紧地搂住王明的脖子,差点呛到他的大楼。

“女儿,对不起,都是爸爸的错。爸爸帮忙做生意。现在我们无家可归了。这所房子是爸爸的好朋友。他要求我们免费生活。爸爸答应过你,爸爸一赚钱,我们就搬回同一个房子,好吗?”

“拉钩。”惠惠松开了钩住她父亲脖子的手,把手伸向她父亲。

王明微笑着伸出手,钩住她的小指。

安抚完女儿后,王明开始收拾房间。卧室是第一个收拾的地方。他邀请老鼠窝出去。床单被刷新了。墙上的灰尘被简单地扫走了。一切都做完后,他没有力气收拾另一个房间。

"惠惠,今晚爸爸会陪你睡觉吗?"

“很好!”坐在地上玩积木的惠惠没有抬头就说。

“好姑娘,你在玩什么?”王明在女儿面前好奇地问道。

"有一个小妹妹和我一起砌砖."惠惠的话让王明跳了起来。他惊恐而谨慎地问道:“小妹妹在哪里?”

“在我面前。”惠惠继续她的动作,并在上面放了一块积木。我不知道她父亲对这句话有多震惊。王明坐在地上,心跳得很快。冷汗像蛇一样顺着他的脖子流到衣服里,颤抖着。

展开全文

“哦!小妹,别走。”惠惠突然站起来,跑到外面。走廊里有两个脚步声。这声音就像一把铅锤击中了他的心脏。他太害怕了,双腿都瘫了,站不起来。

但是当他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,他叫了一声“惠惠……”突然站起来,追了出去。

惠惠的小身体站在阳台上,好像她想要什么,但她够不着,好像她被阳台的栏杆挡住了。她低下了头,看到一个小凳子立刻挪到了她的脚边。她踩在小凳子上,看着阳台,踮起脚尖,向外倾身。

“惠惠……”王明尖叫着,冲过去抱住了女儿。

惠惠吓得哭了起来,嘴里喊着:“姐姐...我想要一个小妹妹。”

王明忍不住想去楼下看看。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消失在树林里。

王明哄着惠惠睡觉后,他站在走廊里给他的朋友周涛打电话。电话响了很久,他才被接起来。他急忙大声说道,“周涛,你这个混蛋,你为我住在什么地方?它是人们居住的地方吗?肮脏、破碎和闹鬼……”

“你是谁……”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王明。

“啊?”王明以为他打错电话了,但看了看电话号码。是的,发生了什么事?“这不是周涛的电话吗?”

“是的。”老人回答。

"请让他接电话。"王明尽可能礼貌地说道。

“他走了……”老人悲伤地说。

“走吧?你去哪儿了?”王明提高音量问道。

“死了”老人绝望的声音在王明的心里变成了闷雷:“什么死了?你在开玩笑吗?我今天才见到他,他还给了我一把别墅钥匙,让我留下来……”

“这个......他怎么可能在一个月前自杀......一个月前”老人哭了,不像是开玩笑。

“那你是谁?……”王明突然问了一句。

但是突然电话被切断了。这短暂的忙音,就像死刑执行令一样,在他的心里投下了恐惧的阴影。

“啊……”卧室里突然传来刺耳的叫声,王明反身跳起来,把门撞开,铺盖刺眼,女儿惠惠不见了。

“惠惠……”王明冲到床边,尖声喊道。

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。他尖叫着低下头,看见他的女儿惠惠在床底下发抖。他连忙跪在地上,把女儿抱在怀里。他拍拍她的背说,“宝贝,别害怕。爸爸来了。”

女儿吓坏了,再也哭不出来了。她用惊恐的大眼睛盯着床,好像床上有什么怪物。

“宝贝!别害怕爸爸不会再离开你了!”王明说,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,他不能在这个地方呆一分钟。他必须尽快带走他的女儿。

打开别墅的门出去,我突然看见一个男人在夜里抱着一个女孩。这个数字非常熟悉。王明疑惑地问道,“周涛...是你吗?”

那个人慢慢转过身来,是周涛。王明睁大了眼睛,背靠着别墅的门。他颤声道,“是吗...你没死吗?”

与此同时,女儿也喊道:“小妹妹……”她挣脱了他的怀抱,跳下地面,冲向周涛身边的小女孩。

小女孩也挣脱了周涛的手,抱住了惠惠慧,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。

"冉冉听爸爸的话。"周涛突然喊道,女孩把惠惠从周涛身边推开,轻轻摇摇头说,“爸爸,不要……”

"冉冉的父亲完全是为了你好。"周涛严厉地喊道。

“周涛,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王明喊道,他已经跑到女儿身边,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“老朋友对不起,你忘了吗?大家同意我将把我的别墅借给你,帮助你度过这场危机。你能为我做点什么吗?这件事是借她女儿的身体,只要你做了,我会把我的财产过户到你名下,你的公司就会有救了……”

“没有...你儿子是人吗?让我卖掉我的女儿来换取财富。我不住在你的别墅里,也不想要你的财产。”王明气得浑身发抖,抱着女儿要走。

周涛站在他面前,眼里带着一丝恶意。他迅速用双手攻击,把孩子抓在王明的怀里。突然一道红光挡住了惠惠。

“冉冉……”周涛尖叫着放开了。

“爸爸……”小女孩哭着倒在地上。她哭着说,“爸爸!别为我伤害别人,好吗?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他扑到自己的怀里。在女儿的哭声中,周涛叹了口气。他眼中的怨恨逐渐消失,变得清晰明亮。他抬头看着王明说,“对不起,老朋友。”然后他和小女孩消失了。

与此同时,王明的电话响了。是一位律师说他的公司得救了,一大笔钱被转到了他的名下。

王明听后非常高兴,抱着女儿大喊:“惠惠!”宝贝。我们可以回家了。

惠惠躺在他怀里很安静,安静不像她在一起,看着别墅,周涛紧紧地抓着小女孩的手,低吼着:“挣扎什么?这不是你想要的吗?为了你父亲的财富献出你的身体。”

女孩停止挣扎,看着她父亲的身影越来越近。一滴眼泪从她脸上滑落,她很小的时候就充满了悲伤。回到搜狐看更多

负责任的编辑: